当前位置: 铁路与法 -> 法官风采

我的五年军旅生涯

  发布时间:2021-03-03 10:32:23


1977年1月初,我怀揣梦想,穿上军装,走进营房。在80师新兵营经过两个多月的新兵训练,我掌握军事技能,铸就了听党指挥、纪律严明、刻苦训练、不怕牺牲的思想品格,实现了从老百姓到解放军战士的转变。

3月中旬,我被分配到低炮团三营九连一排一班,成为85加农炮一名炮兵。我们班六个人,在班长统一指挥下,按照各自分工,相互配合。当炮车接近阵地,尚未停稳,战友们携带武器、装备、器材等工具,迅速跳下车,共同完成抢占炮阵地及车炮分离。两人拉开炮架、挖驻锄,送弹手传递炮弹,装填手完成装填,瞄准手完成瞄准射击,共同收炮,快速撤出炮阵地。睛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炮兵最辛苦的工作就是操炮、占领炮阵地、挖驻锄,最累的工作是构筑车炮掩体,像工兵构筑工事那样。当时,粉碎“四人帮”不久,国民经济处在恢复时期,在连队除正常的训练外我们还要完成种粮、种菜等生产任务。4月,正赶上营房基建维修,我们连队到砖厂劳动半个月,任务是砖出窑,是项苦脏累的工作,冒高温进砖窑,迎着灰尘装车拉砖,在砖窑里干活让人喘不过气来,我们不怕艰苦,完成了任务。连队营喂了十几头猪,每到夏天,每人都有打60斤猪草任务。一次打20斤青草,要背着走几里甚至十几里路。20斤青草晾干后只有五六斤干草,赶上下雨天晾的猪草受潮发霉,遇到刮大风草全被吹跑,我们就是白忙活一场。但无论如何大家都会完成任务。

7月,我们连到师瓦厂劳动一个月,我们班的任务是出瓦。每天凌晨3点出工上午9点收工。带着困倦出工,冒着高温和水蒸气进蒸瓦间,装车拉瓦。开始时我被高温和水蒸气烤的身上脱掉几层皮,克服了困难,完成了任务。

8月底,我们师从石家庄到内蒙进行二个月野营拉练。内容为走、打、停、吃、住、训等野外生存训练。当时部队口号是“一走红一线,一停红一片”。为了促进军民关系,我们经常帮助老百姓干农活,为住地群众做好事,我们还做到“缸满、院净、窗明”。

78年初,我调到了指挥排无线班,学习无线知识,背密码,练炮兵口令传送。3月15日,根据加强军队院校建设的方案。上级抽调我们全营参加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营建,配合省二建施工。我们的任务是拆旧房,挖地基、搬砖、和泥,装卸水泥、石灰、沙子、砖头、木材、石子等,这里最累的活是搬水泥。开始扛一袋100斤的水泥走几步路累的气喘虚虚,累的腰都直不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一袋水泥扛起来就走,背一袋水泥上楼都行。更苦的活是卸石灰,夏天满身是汗,扬起的灰尘落到皮肤上又痛又痒,烧的我身上脱皮。虽然很苦也很累,但我看到座座拔地而起的校舍,也感到很欣慰。

79年初,越军侵犯我领土,打死打伤我边民。自卫还击战打响后,我和战友写请战书,请求参战。部队领导讲:“大家请求参战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南边打狼,北边防虎,我们的任务是防虎,防虎的任务更重啊!”我们部队迅速进入临战状态,苦练杀敌本领。

79年10月,我被调到正定干休所当公务员。所领导讲:“离休干部的今天,就是在职干部的明天,干休所的工作也是国防建设的一部分,十分重要。”我认识到为离休干部提供优质服务也是为部队建设做贡献。因此,在干休所工作期间,想老首长们所想,急老首长们所急,热情为老首长们服务。

80年6月,我被调到省军区独立二团军械修理所工作,在修理所工作期间,通过学习,我掌握了军械维修保养及电气焊、钳工等技能。我们经常深入连队维修保养武器,为保证部队完成战备、值勤、训练提供有力保障。我感到部队是个温暖的大家庭,战友情谊,领导关爱。我在部队入了团,入了党,多次受到嘉奖。81年底,我从部队复原。

在部队虽然只有短短五年,但当兵的经历已成为我永久的记忆。          

作者简介:张才军,1977年参军,先后在51021部队、北京军区正定干休所、51168部队工作;1981年转业到石家庄车辆段;1984年至今在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工作,历任法警、档案员、书记员、助审员、审判员、综合管理办公室副主任。现任四级高级法官助理。

文章出处:《石铁之声》第 5期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