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审判研讨 -> 典型案例

迟延履行期间债务本息的计算规则

——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裁定鸿途公司申请执行古元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9-04-10 14:35:13


【裁判要旨】 

    迟延履行期间的代缴付款项应当计入自动履行总额,债务利息应当对应适用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基准贷款利率分档次计算,诉讼费不应列入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计算基数。 

【案情】 

    原告鸿途公司与被告古元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经法院2013年4月判决:古元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鸿途公司73 916 570元及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利率自还款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其中22 000 000元从2006年12月 30日起至判决指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27 238 700元从2007年3月28日起至判决指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24 677 870元从2007年5月18日起至判决指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古元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鸿途公司本金25 796 340 元及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利率自2007年1月15日起至判决指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诉讼费1 044 454.12元,由古元公司负担940 008.7元,鸿途公司负担104 445.42 元。

    判决生效后,古元公司先后自动履行了330万元 (2013 年12月31日履行30万元,2014年10月29日履行50万元,2014年12月30日履行100万元,2015年1月31日履行 100万元,2015 年6月25日履行50万元 )。2016年6月3日,赞格公司代古元公司向执行法院缴付24 460 751元。2016年7月26日,执行法院依法冻结古元公司银行存款155 820 700元。2017年1月11日,法院将该笔款项扣划至法院账户。 

【裁判】 

    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受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执行本案后,古元公司对鸿途公司计算的应付本息明细提出异议。经听证合议审查,双方达成和解且已执行完毕。 

【评析】 

    本案应当如何计算执行阶段的债务本息?鸿途公司和古元公司对于本金的计算均无异议,对于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的计算存在较大分歧。古元公司认为,关于利息计算,法律与司法解释并没有明确规定具体适用几年期利率计算。利率按银行一年期贷款利率计算,加倍罚息按照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计算,存款冻结期间按照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算,结果为(均截止至 2017年1月11日,下同):本金 22 000 000 元,本息合计 38 655 067.29 元;本金 27 238 700 元,本息 合 计 47 454 751.13 元;本 金 24 677 870 元,本 息 合 计 42 772 526.57 元;本金 25 796 340 元,本息合计 45 256 071.97 元;偿还本金 27 760 751 元,本息合计 28 418 183.37 元;诉讼费 940 008.7 元。前四项之和减去 第五项加上第六项为 146 660 242.29 元。鸿途公司认为,本案本息共应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债务本金,按判决主文中的利息起算点计算,第一项本金 22 000 000 元,利息 19 279 425.75 元;第二项本金 25 796 340 元,利息 22 528 954.37 元;第三项本金 27 238 700 元 , 利息 23 419 087.99 元;第四项本金 24 677 870 元,利 息 20 972 193.71 元。上述四项主债务本息合计为 185 912 572 元。第二部分是诉讼费本金 940 008.70 元,截止至 2017 年 1 月 11 日,利息为 421 108.45 元,本息 合计 1 361 117.15 元。第三部分是古元公司在执行过程中分期分批偿还的债务,根据时间与金额进行扣减,总应扣减利息为 2 454 596.72 元。第一部分加第二部分 之和减去第三部分,最终应付本息为 184 819 092.26 元。上述本息数额的计算依据为: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在计算时均适用同期央行基准利率五年期贷款利率;执行法院冻结古元公司银行存款至实际划拨款项之日应当计息;诉讼费用作为判决主文的到期应履行项,与判决的本金债务同样应计逾期加倍罚息;分期履行的款项,依照该款项实际到达执行法院的时间点为起算日按照央行基准贷款利率五年期计算进行扣减。 

    鸿途公司与古元公司对本案本息计算争议的主要问题 : 

    首先,双方计算结果存在较大差异的主要原因是对央行同期贷款利率档次的适用不同,古元公司认为应当适用同期央行基准利率一年期贷款利率,而鸿途公司认为应当适用同期央行基准利率五年期贷款利率。古元公司的主张于法于理不符,虽然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在案件执行阶段适用何种档次利率,但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利率规定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贷款的展期期限累计计算,累计期限达到一个新的利率期限档次时,自展期之日按展期日挂牌的同档次利率进行利率计算,达不到新的期限档次时按照展期日的原档次利率计算。同时,古元公司未计算 2016 年6月3日缴付款项至执行法院实际划拨日2017年1月11日期间的加倍债务利息,与法律规定相悖。对此,2014年8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第2款已有明确规定。 

    其次,关于诉讼费的利息,鸿途公司认为应适用三到五年期的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3年起计算至今。而古元公司认为诉讼费不应当计息。 

    再次,古元公司计算的扣减项系按一年期利率计算,而鸿途公司是按五年期利率计算的。此外,对于被冻结的银行存款,古元公司认为应当按照同期银行存款利率计算,这是违背法律规定的,2014年8月1日起施行的迟延履行债务利息司法解释 明确规定人民法院提取、划拨被执行人的存款、收入、股息、红利等财产,相应部分的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计算至划拨提取之日。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本案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应当对应适用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基准贷款利率(分档次计算,即从计息开始之日至计息终止之日经过的期间,若为6个月以下,适用6个月利率档次;若为 1 年以下,适用 1 年期利率档次;若为 2 年,适用 1 至 3 年利率档次;若为 4 年,适用 3 至 5 年利率档次; 若为 5 年以上,适用 5 年以上利率档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相关规定,本案迟延 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含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计算至划拨之日(2017 年 1 月 11 日);本案中鸿途公司为古元公司垫付的诉讼费,不属于生效判决主文确定的给付义务,应当由法院退回鸿途公司并向古元公司收取,不应列入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计算基数;赞格公司代古元公司向执行法院缴付的 24 460 751元属自动给付的执行案款,应计入古元公司已经自动履行总额。

文章出处:《铁路与法》2019年第1期总第80期    


关闭窗口